页面

2012年6月10日星期日

疯狂的帕廓街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严密监视下的帕廓街


自从5月27日有2名同胞在大昭寺广场自焚后,当局便加强了戒备,昨天去了一趟帕廓街,往日的祥和宁静(虽然没有了08年以前的自然,但至少比现在祥和多了)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广场入口处扎眼的安检口,凡是进入广场的人,一律要通过安检口,带包的也要被野蛮强行的打开检查,值得一提的是,打火机是重点检查的物品,安检机旁边有个框子,堆满了打火机。对于汉族游客,一般检查不严格,藏族人,检查格外严格。
进入广场后,粗略数了一下,小小的广场,竟有6个执勤点之多,有武警的、有协警的,还有消防特勤的,个个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,好像进入广场的人都有自焚的嫌疑。
帕廓街转经的人流量确实少了,转了一圈,竟没有一个磕长头的,与往日不同的是,便民警务站反而增加了2个,而且出人意料的是,凡是通往帕廓街的入口,都增设了安检口,当局想的真实周到啊,不知道这样的警务站、安检口,是便民呢,还是在监视呢。
固定执勤点、流动监视队伍、便民警务站、便衣,警棍、防暴枪、灭火器,把帕廓街编织成了一样密不透风的网。
这样的帕廓街,对于汉人游客来说,多了几分安全感,一个个嬉笑打闹、居高临下。
这样的帕廓街,不去也罢。



1 条评论:

Woeser 说...

帕廓及老城已被沦为一个凄厉的奇观。那些兴致勃勃的汉人游客是来观赏奇观的,就像是地震之后的灾区被辟为旅游区,变态的游客要来“灾区游”。而密布的军警是这个奇观中的主角之一,扮演的是屠夫或者监狱看守的角色,而藏人呢,无论是默默地磕头的信徒,还是把自己关在大昭寺中的僧侣,这样的默默的关闭,既是一种隐而不宣的抗争,也是莫大的悲哀。